泰山旅游百科

广告

你知道《聊斋志异》里的泰山狐鬼么?

2011-10-29 11:22:13 本文行家:飞自由

狐鬼变幻,情寄泰山。蒲松龄本擅以狐鬼应工,一入此题,便运斤成风,游刃有余。白狐狐鬼变幻,情寄泰山。蒲松龄本擅以狐鬼应工,一入此题,便运斤成风,游刃有余。《鬼妻》是人鬼相恋的故事,描写了一段生死以继的爱情。泰安人聂鹏云与妻子感情甚笃,妻病卒,聂悲思不已。妻以此情告之冥府,得许与聂幽会。后聂续娶,妻无法接受,怒其不义,闹洞房,掠新娘。后请人以桃木楔其墓,鬼妻之怪始绝。《胡四姐》、《长亭》、《云翠仙》三

狐鬼变幻,情寄泰山。蒲松龄本擅以狐鬼应工,一入此题,便运斤成风,游刃有余。

白狐白狐

 

       狐鬼变幻,情寄泰山。蒲松龄本擅以狐鬼应工,一入此题,便运斤成风,游刃有余。

      《鬼妻》是人鬼相恋的故事,描写了一段生死以继的爱情。泰安人聂鹏云与妻子感情甚笃,妻病卒,聂悲思不已。妻以此情告之冥府,得许与聂幽会。后聂续娶,妻无法接受,怒其不义,闹洞房,掠新娘。后请人以桃木楔其墓,鬼妻之怪始绝。

       《胡四姐》、《长亭》、《云翠仙》三篇是人狐相恋的故事。《胡四姐》写泰山人尚生与胡三姐、胡四姐姊妹的交往,尤其是与胡四姐的爱情。胡氏姐妹虽为异类,却美艳绝伦,心地善良,性情柔顺。尚生与之一见钟情,“倾吐平生,无复隐讳”。四姐以符咒阻止了三姐伤害尚生的意图,又驱逐了引诱尚生的野狐。尚生在四姐被术士收伏时救其出逃。患难之中,情感益深。后来四姐炼成大丹,名列仙籍,并度尚生为鬼仙。

       与这种美满的大团圆结局相比,《长亭》中的有情人屡遭间隔,好事多磨。泰山人石太璞拜王赤诚为师,学驱鬼之术。有狐翁之女红亭为鬼所祟,请石厌禳。鬼阴与石串通,以“欲擒故纵”之法,迫使狐翁以红亭之姊长亭嫁石。驱鬼之后,狐翁返悔欲杀婿,石赖长亭报信得脱。狐媪闻知,送长亭与婿团聚。一年后生一个慧儿。长亭思母归家,为父阻隔,一去三年。石父病卒,长亭孝服奔至,经理家政,营谋殡葬,事毕复归。数年后,狐翁为石师所系,长亭母女前来求救.石以狐翁谲诈无常,不肯相助.长亭母女志以报,石乃前往救出。直到此时,一对恩爱夫妻才得团圆厮守,而翁婿之间终不通往来。

       《云翠仙》写破灭的,或是没有过的爱情。小商贩梁有才泰山进香,遇到美貌少女云翠仙,假意殷勤,“以诚朴自表”,博得云母好感,招为婿。翠仙察觉其轻薄无行,坚辞不果,只得“迫母命,漫相随”。婚后梁得云母资助,无虑温饱,“惟日引里无赖朋饮竞赌,渐盗女郎簪珥佐博”,翠仙屡劝不听,后来竟想卖妻为妓。但他无法说出这一无耻不算,于是装穷叫苦,拍桌子,骂丫环,旁敲侧击。聪慧的翠仙与梁对饮,巧妙试探,一步步引他露出真意。这是全篇最为入胜之处;翠仙“忽曰:郎以贫故,日焦心,我又不能御贫,分郎忧,衷岂不愧作?但无长物,止有此婢,鬻之,可稍佐经营。才摇首曰,其值几何!又饮少时,女曰:妾于郎,有何不相承?但力竭耳。念一贫如此,便死相从,不过均此百年苦,有何发迹?不如以妾鬻贵家,两所便宜,得值或较婢多.才故愕言:何得至此!女固言之,色作庄,才喜曰:容再计之,这番斗智,如层层剥笋,把梁有才的丑恶嘴脸,龌龊灵魂暴露无遗。翠仙以辞母为由携梁至家,历数其忘义负心的薄,遂与决:“我岂不能起楼宇、买良沃?念汝儇薄骨、乞丐相,终不是白头侣!”梁有才最后落得个沿街乞讨,毙于狱中的下场。

       《狐妾》、《胡相公》是有关莱芜的两篇。《狐妾》是写莱芜人刘洞九在山西汾州(今山西隰县)做官,娶一妾,名为狐,实为非人非狐,乃是“前官之女,盅于狐,奄忽以死,窆园内。众狐以术生我,遂飘然若狐”。这位狐妾不仅“光艳无俦”,而且非常精干,在刘做寿时,一人独办三十余桌宴席,“二十余人络绎于道,取之不绝”。当刘思念家乡土酒时,狐妾须臾从千数余里的家乡取来。狐妾还能未卜先知,测人休咎。时莱芜人张道一为山西提学使,闻有此异,欲谋一面而不得,乃强索狐妾画像至家,受到狐妾巧妙惩罚,只得归还画像.狐妾还劝刘求差押饷至云南贵州,以避兵祸.果然不久就有姜瓖之变弃官归里.狐妾的故事在莱芜流传甚广,族人敬称为“仙奶奶”,跟随刘洞九回到莱芜。刘氏后人至今保存着狐妾手植的佛像葫芦和莓豆秧手杖。葫芦长柄处挽有一个无私扣,非人力能及,外形肖似弥勒佛。莓豆秧如树枝般粗壮遒劲,弯成手杖,颇有古风,相传为刘洞九心爱之物。这些传说和遗物,与蒲氏之作相映成趣。

       《胡相公》描述了张道一的仲兄张虚一性格豪放,希望亲见狐精并结为朋友,乃“敬怀刺往谒”。其狐自称为胡相公,相见时“两座自移相向……甫坐,即有镂漆朱盘,贮双茗盏,悬目前。各取对饮,吸呖有声,而终不见其人”。二人“酬酢议论,意气颇洽”。胡相公善解人意,诸事妥贴,“茶已,继之以酒……酒后思茶,意才动,茗已置几上。凡有所思,应念即至”。张又得一小狐为仆,戳穿了莱芜城内巫婆“托狐神以渔利”的骗局,并予以惩戒。二人成莫逆之交,然始终末谋一面。后胡相公归陕,张再三请求,才偶现面目,乃一美貌少年,“衣裳楚楚,眉目如画”。

       《周三》一篇,写泰安富吏张太华家患狐,驱逐无效,乃请城东狐仙胡二爷相助。胡力荐居于岱庙的狐仙周三。周髯“虬髯铁面,服裤褶,”称与张有缘,为之驱狐,“闻庭中攻击刺斗之声,逾时始定,启关出视,血点点盈阶上。墀中有小狐首数枚,大如碗盏焉”。以狐制狐,可谓奇事,然周三“自是馆于其家,相见如主客”,以狐易狐,则为更奇矣。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