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旅游百科

广告

你知道《老残游记》的背景是泰安么?

2011-10-29 11:16:45 本文行家:飞自由

清代光绪宣统年间,正是中国社会变革风云初涌的时代,反映在文学方面,出现了一种引人注目的小说创作潮流。在这种狂潮裹挟下,本来无意涉足文坛的刘鹗也沉溺其中,写出了一部以山东和泰山为背景的惊世骇俗之作——《老残游记》。老残游记清代光绪宣统年间,正是中国社会变革风云初涌的时代,反映在文学方面,出现了一种引人注目的小说创作潮流。刘鹗作于光绪三十二年(1906)的《小说闲评》这样描述当时的情状:“十年前之世界

清代光绪宣统年间,正是中国社会变革风云初涌的时代,反映在文学方面,出现了一种引人注目的小说创作潮流。在这种狂潮裹挟下,本来无意涉足文坛的刘鹗也沉溺其中,写出了一部以山东和泰山为背景的惊世骇俗之作——《老残游记》。

 

老残游记老残游记

清代光绪宣统年间,正是中国社会变革风云初涌的时代,反映在文学方面,出现了一种引人注目的小说创作潮流。刘鹗作于光绪三十二年(1906)的《小说闲评》这样描述当时的情状:“十年前之世界为八股世界,近则忽变为小说世界,盖昔之肆力于八股者,今则斗心角智,无不以小说家自命。于是小说之出日见其多,著小说之人日见其伙。略通虚字者无不握管而著小说。”在这种狂潮裹挟下,本来无意涉足文坛的刘鹗也沉溺其中,写出了一部以山东和泰山为背景的惊世骇俗之作——《老残游记》。 

作者刘鹗

刘鹗(1857—1909),字云博,又字铁云,作《老残游记》时署为“鸿都百炼生”,江苏丹徒人。远祖刘光世,是与岳飞同时的抗金名将,《宋史》有载。鹗父刘成忠,清咸丰二年(1852)进士,曾任翰林院庶吉士、编修,河南祥符知县,汝宁知府,南汝光道台等职。鹗自幼随父任,二十岁到淮安定居。他自幼受到良好教育,四岁从姐识字,不久即能背诵唐诗三百首。除传统经学外,他实际最感兴趣的还是治河、天算、乐律、医学等方面的实用知识。他对科举人仕的途径不在意,只去南京参加过一次乡试,亦未被录取。后至扬州正式师事太谷学派李光,接受太谷学派教义。光绪十三年(1887),黄河在郑州决口,第二年,刘鹗根据自己治河的专长,到河南效力。黄河合陇后,负责测绘河南、山东、直隶(今河北省)三省黄河河图。光绪十七年(1891),山东巡抚张曜咨调他到山东河工,任黄河下游提调。后来山东巡抚福润根据光绪六年(1880)求才的“上谕”,特别咨送刘鹗到“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考验,并以侯补知府衔得到任用。 

刘鹗在山东待了不到三年,最初从河南调到山东时,借住在济南朋友家里,后来接来家眷,赁居济南城里布政司小街(今省府东街),以后迁居鹦鹉庙街(今英武街)。光绪十九年(1893)秋,母亲朱氏卒于淮安,刘氏奔丧南下,于二十一年(1895)到总理衙门报到,从此离开山东。在济期间,刘氏两次赴淮接送家眷,途中从容游览了泰山风景名胜,较仔细地考察了泰山文物风俗,这成为《老残游记》中的重要素材。 

刘鹗一生奔走,以兴办实业为主。早年在家曾开过烟店,在上海办过石印书局,以后又在上海开办坤兴织布厂,在天津与朝鲜人合办北海精盐公司,均在一年后倒闭。刘鹗曾几次去日本游历,光绪三十二年(1906)又两次去日本躲避通缉。两年之后,终于被袁世凯等人诬陷,流放新疆乌鲁木齐,于次年病卒。 

刘鹗是身兼学者、文士、哲人、科技家、实业家、政治改革家等等多位一体的一名奇士。他第一个发现了甲骨文,并搜罗收藏五千余片甲骨,拓印为《铁云藏龟》一书,王国维罗振玉均在他的影响下才开始研究甲骨;在治河方面有《治河五说》、《历代黄河变迁图考》;在算学方面有《勾股天玄草》、《孤角三术》;医药方面有《温病条辨歌诀》、《人寿安和集》;音乐方面有《〈十一弦馆琴谱〉序》;杂著类有《风潮论》、《矿事启》等,另外还有大量日记、书信、诗歌等,堪称著作宏富。

作品相关

刘鹗的小说《老残游记》是晚清的四大谴责小说之一。全书共20回,光绪二十九年(1903)发表于《绣像小说》半月刊上,到13回因故中止,后重载于《天津日日新闻》,始全。原署鸿都百炼生著。作者在小说的自叙里说:“棋局已残,吾人将老,欲不哭泣也得乎?”小说是作者对“棋局已残”的封建末世及人民深重的苦难遭遇的哭泣。小说写一个被人称做老残的江湖医生铁英在游历中的见闻和作为。老残是作品中体现作者思想的正面人物。他“摇个串铃”浪迹江湖,以行医糊口,自甘淡泊,不入宦途。但是他关心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同情人民群众所遭受的痛苦,是非分明,而且侠胆义肠,尽其所能,解救一些人民疾苦。随着老残的足迹所至,可以清晰地看到清末山东一带社会生活的面貌。   

在这块风光如画、景色迷人的土地上,正发生着一系列惊心动魄的事件。封建官吏大逞淫威,肆意虐害百姓,造起一座活地狱。小说的突出处是揭露了过去文学作品中很少揭露的“清官”暴政。作者说“赃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盖赃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为非,清官则自以为不要钱,何所不可?刚愎自用,小则杀人,大则误国,吾人亲目所见,不知凡几矣”。“历来小说皆揭赃官之恶,有揭清官之恶者,自《老残游记》始”(第16回原评)。

刘鹗笔下的“清官”,其实是一些“急于要做大官”而不惜杀民邀功,用人血染红顶子的刽子手玉贤是以“才能功绩卓著”而补曹州知府的。在署理曹州府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衙门前12个站笼便站死了2000多人,九分半是良民。于朝栋一家,因和强盗结冤被栽赃,玉贤不加调查,一口咬定是强盗,父子三人就断送在站笼里。董家口一个杂货铺的掌柜的年轻儿子,由于酒后随口批评了玉贤几句,就被他抓进站笼站死。东平府书铺里的人,一针见血地说出了玉贤的真相,“无论你有理没理,只要他心里觉得不错,就上了站笼了”。玉贤的逻辑是:“这人无论冤枉不冤枉。若放下他,一定不能甘心,将来连我前程都保不住。俗语说的好,‘斩草要除根’。”为了飞黄腾达,他死也不肯放下手中的屠刀。老残题诗说,“冤埋城阙暗,血染顶珠红”,“杀民如杀贼,太守是元戎”,深刻地揭示了他们的本质。刚弼是“清廉得格登登”的清官,他曾拒绝巨额贿赂,但却倚仗不要钱、不受贿,一味臆测断案,枉杀了很多好人。他审讯贾家十三条人命的巨案,主观臆断,定魏氏父女是凶手,严刑逼供,铸成骇人听闻的冤狱。

小说还揭露了貌似贤良的昏官。山东巡抚张宫保,“爱才若渴”,搜罗奇才异能之士。表面上是个“礼贤下士”方面的大员,但事实上却很昏庸。他不辨属吏的善恶贤愚,也判断不出谋议的正确与错误。他的爱才美德,却给山东百姓带来了一系列的灾难。“办盗能吏”玉贤是他赏识的,刚弼也是他倚重的,更为严重的是他竟错误地采用史钧甫的治河建议,废济阳以下民埝,退守大堤,致使两岸十几万生灵遭受涂炭。

在小说中楔入的桃花山一段插话中,着重写了隐居在荒山中的两个奇人□姑和黄龙子。通过两人的言行宣扬了作者所信奉的太谷学说,同时对当时的革命运动,即所谓“北拳南革”,即北方的义和团和南方的资产阶级革命派,进行了恶毒的诋毁和诅咒,攻击他们都是“乱党”。义和团来势猛,他说“几乎送了国家的性命”;革命党起势缓慢,他认为“莫说是皮肤小病,要知道浑身溃烂起来,也会致命的”;告诫人们不要“搅入他的党里去”,表现了作者落后、反动的一面。小说的第一回,就是作者对于当时政治的象征性图解。他把当时腐败的中国比作一艘漂浮在海上行将被风浪所吞没的破旧帆船。船上有几种人:一种是以船主为首的掌舵管帆的人,影指当时上层的封建统治集团。作者认为他们“并未曾错”,只是因为是走“太平洋”的,只会过太平日子,不意遇上了风浪,所以毛了手脚,加上未曾预备方针,遇了阴天,日月星辰都被云气遮了,所以就没有依傍。再一种人是乘客中鼓动造反的人,比喻当时的革命派,污蔑他们都是些“只管自己敛钱,叫别人流血”的“英雄”。宣扬如果依了他们,“这船覆得更快了”。还有一些肆意搜刮乘客的“下等水手”,则是指那些不顾封建王朝大局、恣意为非作恶的统治阶级爪牙。作者对他们也很反感,视为罪人。   

究竟怎样才能挽救这只行将覆灭的大船呢?作者认为:唯一的办法是给它送去一个“最准的”外国方向盘,即采取一些西方文明而修补残破的国家。小说中所写的人物和事件有些是实有其人、实有其事的。如玉贤毓贤,刚弼刚毅,张宫保(有时写作庄宫保)为张曜,姚云松为姚松云,王子谨为王子展,申东造为杜秉国,柳小惠为杨少和,史钧甫为施少卿等,或载其事而更其姓名,又或存姓改名、存名更姓。黑妞白妞为当时实有之伎人,白妞一名王小玉,于明湖居奏伎,倾动一时,有“红妆柳敬亭”之称。废济阳以下民埝,乃光绪十五年(1889)实事,当时作者正在山东测量黄河,亲见其惨状。正如作者所自言:“野史者,补正史之缺也。名可托诸子虚,事须征诸实在。”(第13回原评)

老残游记》的艺术成就在晚清小说里是比较突出的。特别在语言运用方面更有其独特成就。如在写景方面能做到自然逼真,有鲜明的色彩。书中千佛山的景致,桃花山的月夜,都明净、清新。在写王小玉唱大鼓时,作者更运用烘托手法和一连串生动而贴切的比喻,绘声绘色的描摹出来,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觉。所以鲁迅称赞它“叙景状物,时有可观”(《中国小说史略》)。   

刘鹗还曾写有《老残游记》续集,作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至三十三年之间。据刘大绅说,共有14回,今残存9回。1934年在《人间世》半月刊上发表4回,次年良友图书公司出版6回的单行本。1962年中华书局出版的《老残游记资料》收录了后3回。续集前6回,虽然也有对官僚子弟肆意蹂躏妇女恶行的揭露,但主要的是通过泰山斗姥宫尼姑逸云的恋爱故事及其内心深入细微的思想活动,以及赤龙子的言谈行径,宣传了体真悟道的妙理。后3回则是描写老残游地狱,以寓其惩恶劝善之旨。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